测评 科普 技巧 话题

“不搏起也能达到糕巢”,这是我们爱的方式



2021-02-18 11:35:04

2019年1月20日,戴磊(化名)被诊断患上了前列腺癌。对于他和结婚10年的妻子葛兰(化名)而言,这无疑是晴天霹雳。这对伴侣不仅需要与致命疾病作斗争,同时也要承受癌症治疗造成的破坏性影响——对性生活的冲击。

前年春天,医生为戴磊切除了部分癌细胞,同时也切断了他一根生殖器的神经。至此,他自然bo起的几率只有50%。

雪上加霜的是,手术后肿瘤还在继续生长。于是,戴磊只好接受放射治疗,而这进一步损伤了他剩余的生殖神经。

为了彻底根治癌症,戴磊不得不采取了雄激素剥夺疗法(ADT),这种疗法会“消除睾丸激素的产生”,彻底扼杀杏欲。医生告诉他,ADT会扼制患者杏欲,并且至少会持续三到四年,即使癌症消失,他的性生活也将永远改变了。

消除睾丸激素的产生

不幸的是,这样的故事并不罕见,几乎所有的癌症患者都面临相似的困境。

2021年2月4日是国际抗癌联盟(UICC)“世界癌症日”,本次活动主题为“关爱患者,共同抗癌(I am and I will)”,小美今天就带你们来了解一下癌症患者的情爱世界。

01

患癌后的治疗

让他无法性糕巢

目前网络上对癌症患者的性建议几乎都是关于健康风险和生育问题,而无关乎伴侣的愉悦感与自我价值感的重建。

为了能帮助更多深受癌症折磨的伴侣,我们采访了戴磊和葛兰夫妇(化名,现居美国),倾听他们讲述了关于癌症、疗愈、性的故事。

@戴磊:在被诊断出前列腺癌之前,我没有想过我的性生活竟然会被癌症击垮……挺好笑的,我父亲就有前列腺癌,但他对这种(关于性的)问题特别避讳。

在确诊后不久,医生就告诉了我和太太这个病对性生活会有什么影响。当然,医生不会说得太肯定,他说了很多“有一定的可能”、“某种程度上”这类话。

@葛兰:是啊,只是从我们所了解到的情况来看,很明显,不管我们选择何种治疗方式,都会产生负面影响,只是时间长短和严重程度的问题。

在他生病以前,我们的性生活一直都很合拍。我觉得这是我俩爱情必不可缺的一部分。所以虽然我知道他的癌症很严重,急需手术治疗,但是也忍不住担心,我们的性生活在治疗后会变成什么样子……

让他无法性糕巢

最开始的时候我们做了大量研究,希望能避免手术。但医生跟我们说手术是最好的治疗选择,因为如果放疗失败了,他要花更长的时间才能治愈——

如果他在放疗后做了手术,那他的余生几乎肯定会大小便失禁。

@戴磊:医生其实也很希望能帮助到患者。

当时我的医生告诉我,他很希望我能在治疗后再次bo起,无论是自然还是借助医疗手段干预,不过他还跟我说过,“你知道么,男人其实不bo起也能达到糕巢”——我想,还能这样呢?

手术后我插了大约一周的导管,目的是让伤口愈合。导管摘除后,医生说,他的目标是让我在3天内达到糕巢。

@葛兰:手术后,他在医生的指导下服用了伟哥(Viagra),这不会立即让他bo起,但会改善血液流动……医生不希望生殖器组织硬化。

医生说,如果这样还不能bo起,可以打针,如果不行的话,那还可以做一个协助bo起的丁丁泵植入手术。

@戴磊:从前,我完全没有尝试过伟哥。所以当时看着那个蓝色小药丸,心里百感交集啊。除了bo起困难,我还发现自己管不住膀胱了,经常漏尿,甚至在啪啪的过程中也会这样。

真的很感谢我老婆,这么长的时间里她一直照顾着我的情绪,跟我练习做爱。

@葛兰:其实手术后,我最担心的是他会一蹶不振。所以我想了很多办法来挽救我们的性生活,比如尝试非X入性爱。

我网购了七八种按摩棒和跳蛋,有刺激Yin蒂的,也有刺激前列腺的,想找到以往的亲密感觉。

@戴磊:我们最先尝试了按摩棒,但是葛兰觉得不太舒服,于是我们尝试用其他的玩具,比如吮吸类玩具。

@葛兰:我觉得吮吸类玩具更好用一些。

@戴磊:后来我在医生的建议下安装了丁丁泵,就是一种埋在海绵体中的棒状硅胶囊,可以为丁丁进行充液,从而使我bo起。

安装了丁丁泵

丁丁泵

一开始我很难受,因为手术的伤口还没有完全愈合,直到好几个月后才逐渐适应了这种靠外力bo起的感觉。

经过多次尝试后,医生把伟哥换成了希爱力(据说比起伟哥,这种药副作用更小)。我发现我的身体逐渐适应了这种感觉,性生活也变得和谐了。

但是,又过了一段时间,医生说我的癌细胞仍然在扩散,我们不得不采用ADT雄激素剥夺疗法,这种疗法的副作用就是会扼杀杏欲。

@葛兰:医生说,正因为杏欲被压制,我们才更应该保持稳定的性生活频率,让身体产生条件反射,所以,我们非但没有变成两个性冷淡,反而更放肆了。

我已经绝经10年,很多人认为绝经后的女性对性没有兴趣,但我发现随着啪啪次数的增加,我的冲动和欲望也变多了。但是,ADT让戴磊无法达到性糕巢。

@戴磊:在做爱时,我会有种山穷水尽的迷茫,就像是一路飙车却开到了断崖边上,低头就是深渊,这就是明明有快感却无法糕巢的感觉,非常痛苦。

但我相信,我跟太太的婚姻生活中还有比性糕巢更重要的东西,比如我们的小家庭。到目前为止,我们所尝试的一切给了我希望。

我相信,即使最终我再也不能bo起或糕巢了,至少那不会是我们性生活的终结。

@葛兰:我理解他可能再也不会自然地、自发地bo起了。万幸我们两人对性的态度一直是很亲密而开放的,不介意去尝试对双方有帮助的新事物,这让我们的生活有了很多其他的乐趣。

@戴磊:我知道前方路漫漫其修远兮,但至少现在已经看到了曙光,并取得了一些成功。医生说,ADT结束后我会慢慢恢复杏欲,也会找回糕巢的能力。

慢慢恢复杏欲

我和太太期待着这一天的到来

02

癌症正在谋杀他们的性福

癌症及治疗手段会严重影响生殖器的功能,导致患者bo起障碍、V道干燥或其他问题,化疗还会使性器官变得不再敏感,导致性行为不适或疼痛。

乳腺癌的乳房切除术,不仅让患者失去了一个敏感带,还会损害身体形象,从而影响生理欲望,乃至于心理上的自我肯定。

科学研究表明,几乎所有癌症都会对患者的精力水平、身体形象,心理健康和两性关系产生负面影响,导致性生活质量的直线下降。

你或许会觉得,这些事情距离自己很遥远。但时至今日,癌症仍是对人类生命威胁最大的疾病。

2017年,国家家癌症中心发布了中国癌症数据,汇总了全国347家癌症登记点的数据。其结果是,中国城市居民从0-85岁,累计发生患癌的风险高达36%。

这意味着大约有三分之一的人会被诊断出患有某种癌症。

对于女性来说,乳腺癌和甲状腺癌是头顶悬挂的达摩克利斯之剑,而对男性而言,患上前列腺癌和肠癌的风险是最高的。

然而,我们很少听闻癌症对病人性生活的影响。主流观点认为,当一个人在与疾病打交道时,性是无关紧要的——当生命存在风险时,就不应该去考虑像性这样琐碎的事情,医生们们会告诉患者,在治疗期间,根本不应该把性当回事儿。

研究表明,只有14%的医生愿意主动与癌症患者谈论性问题,而只有13%的癌症患者会因为性生活不和谐而主动寻求医生帮助。

面对这种“非生存必要问题”,大多数人都选择了沉默。

非生存必要问题

可是,癌症患者并不是没有杏欲。

即便是身体不适宜做爱,也并不意味着他们就应该被视作“无性”的。

尽管很多患者会选择将性生活搁置一旁,但也有许多癌症患者认为,美好的性体验是对生活和自我的一种强有力的肯定,他们需要从医生、性健康咨询师这里获取信息和支持,以便正确处理性需求。

小美结语:

癌症可能会使患者丧失一部分愉悦的感觉,但性生活并不仅仅聚焦丁丁与V道,人们的身体富含着性的快感,即使丁丁彻底失去性愉悦的感觉,其他部位也会代偿性地感受到身体的愉悦。

福柯称之为“快感的非性化”,即我们可以用肉体的一些非性器官的部分,创造各种性的玩乐方式。

福柯也认为:我们现代人,不论喜欢与否,都注定了要通过性和爱来说明我们个人的“真实“感,这个秘密在我们每个人身上都很细小,但它的密度却使它显得比任何其他问题都重要。

然而欲望本身是不定形的,我们对于快感的追求在很大程度上,被我们的词汇限制住了,我们称之为“性行为”的东西有一个广阔无垠的范围。

当我们脱离固定的欲望模式,通过向“肉体和快感”回归,我们可以超越那种束缚着我们的、将我们自己同化于我们的“生殖器欲望”的习惯,获得一种新的快感系统和体验,我想这是本文章可以带给我们的启发??。


相关推荐

如何快速提升「性」吸引力?
耐美尔小美 2021-01-13 09:57:00
厌倦了同一个身体?维持长期激情...
耐美尔小美 2021-02-05 10:39:18
我们请一对处于“无性婚姻”的夫...
耐美尔小美 2021-02-04 14:17:51
穿情趣内衣的时候,我终于接纳了...
耐美尔小美 2021-01-27 10:07:48
从抗拒口艾到让男友欲罢不能,我...
耐美尔小美 2021-02-02 15:07:53